深圳晚报

您现在的位置: 深圳晚报_晚报历史 > 晚报历史 > 郭英成重返佳兆业上演大反转 孙宏斌又伤脑筋

郭英成重返佳兆业上演大反转 孙宏斌又伤脑筋

发布时间:2015-4-16 10:29:43   点击数:

   身陷绝境的佳兆业在关键时刻上演了大反转剧情:隐退数月的创始人郭英成重回佳兆业,担任董事会主席。

  作为佳兆业的灵魂人物,郭英成的回归立马带来了“佳兆业复活”的各种猜想。但于融创而言,这则消息的好坏尚难定论。

 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分析师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从房源解锁、生命人寿输血等迹象可判断,郭英成完全可以不卖股权给融创,自行促进佳兆业重回正轨。

  另外一种可能是,郭英成回来完全是为了促成融创收购,此前公司债务重组进展不顺,郭的回归或许可能加快重组进程。

  郭英成目前是否已经回到佳兆业“指挥”尚不得知,不过,知情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透露,目前融创的董事长孙宏斌还在佳兆业深圳总部。事情的复杂程度或许远远超出外界的想象。

  “郭老板”重返

  4月13日清晨,佳兆业的一纸人事公告在业内炸开了锅:“郭老板”回来了!

  佳兆业发布公告称,创始人郭英成重新被任命为集团执行董事和董事会主席,任期3年,即日起生效。孙越南和叶列理4月13日起各自不再担任董事会联席主席,并调任为董事会副主席。

  与此同时,佳兆业正式委任郑毅为执行董事。据了解,郑毅于2007年加入佳兆业,并于2014年担任深圳公司总裁,其在旧改方面经验丰富。

  这是郭英成于去年12月31日辞任董事会主席和执行董事后的正式回归。

  当时,业内盛传郭英成牵涉进深圳落马政法委书记蒋尊玉一案,被有关部门调查。为了不影响整个公司,郭英成选择退出佳兆业董事会。

  然而,郭英成的辞任引发了债务违约,佳兆业在房源被锁、创始人离场的情况下,短短几个月便经历了高管出走、债务违约、合作伙伴退出、资产被查封等一系列事件,迅速陷入破产边缘。郭英成代表的郭氏家族最终选择把在佳兆业的49.25%股权卖给融创。

  佳兆业的命运似乎都维系在郭英成身上。郭此番突然回归,给佳兆业带来了生机。

  “郭英成高调宣布回归,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他‘没事’了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分析师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从房源逐渐解锁来看,有关政府部门或许已经解除了对郭英成和佳兆业的限制。

  4月3日开始,佳兆业在深圳的部分被锁房源解锁。4月9日,佳兆业公告称,包括深圳佳兆业大鹏假日广场、深圳佳兆业悦峰花园、深圳市佳兆业中央广场等在内的8个项目中,大多数之前被锁定的未售房源已经被深圳有关政府部门解除锁定,但上述房源仍处于地方法院“司法查封”状态,因此仍无法进行销售。

  差不多是同一时间,广东省委纪委正式对深圳市原市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蒋尊玉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。

  或许是提前获知郭英成要回归的消息,生命人寿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,为佳兆业输血近14亿元,以支付地价。此前,在佳兆业在危机的时刻,作为佳兆业第二大股东的生命人寿可是分毫未给。

  一位佳兆业内部人士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今早看到郭老板回来的消息,大家还是挺受鼓舞的。”

  不再需要融创?

  对于郭英成的回归,此刻正坐在佳兆业总部的孙宏斌又要伤脑筋了。

  房地产与金融资深人士黄立冲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佳兆业的债务危机主要是政治风险所致,郭英成回来说明这种风险已经降低,进而有利于其他潜在的白武士和资金的介入,融创收购成功的可能性进一步减少。

  但在此之前,融创的底气显得非常足。

  2月6日,融创宣布以总计约45.5亿港元收购郭氏家族持有的佳兆业49.25%股权。每股1.8港元的收购价格,较佳兆业最后交易日前连续6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市价2.77港元折价了35%。

  同时,融创还对此项收购设置了苛刻的前提条件,包括进行债务重组和再融资、解决所有争议和法院诉讼、所有业务恢复正常运营。若在2015年7月31日之前上述前提条件无法满足,融创有权终止收购及要约。

  目前,佳兆业的被锁房源逐渐解锁,正是朝着融创的要求发展。但这在另一方面更有利于佳兆业自身。

  “既然一些楼盘已经解锁,剩下司法查封,佳兆业就可以跟申请查封的金融机构谈判,尽快撤销查封,启动楼盘销售,回笼资金,逐渐使公司财务重回正轨。”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。

  他还分析,作为一家大型房企的创始人,郭英成应该不会轻而易举将自己的“孩子”拱手相让。再加上深圳的房价上涨迅猛,尤其是在新政公布之后,佳兆业在深圳的资产迅速升值。

  一位深圳佳兆业中央广场的陈姓业主就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一些在锁盘之前交了预付金但未网签的业主,可能在解锁之后要补差价,融创的工作人员前段时间来过项目上,说房子卖得太便宜了。”

  黄立冲认为,佳兆业还可让生命人寿“帮忙”。

  作为佳兆业的第二大股东,生命人寿曾经在郭氏家族隐退时出手,溢价接下11.2%股权。根据2015年3月16日公司公告,生命人寿直接和间接持有佳兆业29.94%股权。

  而生命人寿的实际控制人张峻与郭英成均为潮汕普宁人,两人交情颇深,两家公司也早有业务往来。

  就在4月8日,生命人寿还向佳兆业提供13.8亿元的贷款,以支付大鹏地块的土地款。

  按照融创与郭氏家族签订的协议,如果收购前提条件在约定的时间内未达成,任何一方都有权终止买卖协议。

  当然,对融创来说,也没有什么损失。而且,融创在2月份已经与佳兆业签约,以23.75亿元的价格收购佳兆业在上海的四个项目。

  收购不成,或许更有利于融创的信用评级。此前,评级机构标普就表示,收购佳兆业可能会让融创的流动性更为紧张,进而将融创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。

  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性,房源解锁、郭英成回归都是按照融创的预设进行,以促成其收购成功。不过在外界看来,这种可能性似乎比较小。

  ?债权人“松一口气”

  这时候,佳兆业的债权人可能是最开心的。

  佳兆业在一系列债务违约之下,财务状况已经陷入到极度危险的状况。债台高筑,现金流几近枯竭。

  截至2014年12月31日,佳兆业应付境内外贷款人的计息债务总额约为人民币650.09亿元。其中,佳兆业应付境内贷款人的计息债务总额约为人民币479.71亿元,包括应付银行的债务约124.18亿元,以及应付非银行财务机构的债务约355.53亿元;而应付境外贷款人的计息债务总额约170.38亿元。

  3月8日,佳兆业再度披露,其有息债务中的298亿元将在未来12个月内到期。

  在融创的参与下,佳兆业曾提出过境内外债务重组方案,但很多债权人认为重组条件过于苛刻,损害了债权人利益。

  境外债权人的反对之声尤为激烈。按照原有的方案,佳兆业建议境外债券的票息率将由6.875%至12.875%,大幅下调到2.7%至6.9%,全部还款年期延长五年。逾50%的境外债权人提出了反对,他们希望增加利息、缩小延期,并适当为新债进行担保。

  一位佳兆业境外债权人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此后几番商讨,融创依然不肯让步,境外债务重组陷入僵局。

  “郭英成回来,让我们看到了希望,他应该愿意重修方案,尽快推进债务重组。”上述境外债权人说。

  评级机构穆迪4月13日表示,佳兆业前董事长郭英成重返公司执掌董事会可视为一项积极进展,因为他十分熟悉公司的战略和经营优势。因而佳兆业的Ca评级位于可能的上调复评名单中。
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rbwl.net/wbls/22.html

网站简介 | 发布优势 | 服务条款 | 隐私保护 | 广告合作 | 合作伙伴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地图

当前时间: